【LMS 職業聯賽】Path to Master:SpeaR 專訪 - "Sacrifice"

假如再給我一次重新的機會,我 17 歲能打比賽,我就想站上這個舞台。
 

在 Path to Master 第五集 Sacrifice 的訪談中, SpeaR 溫文儒雅的口條不僅令所有人驚訝不已,發自肺腑的言語更讓人深刻感受到他對電競的滿腔熱血。不再只是 CGE 的隊長,或 CGE Junger…那個大家口中的「野區強力碰撞」,在那一瞬間我們都重新認識了名為陳奕中的這名選手,一個鐵漢柔情的真男人。

 

「一開始我只是想幫助朋友打進 LMS 而已,」從還只能連去美服的時代就開始接觸《英雄聯盟》, SpeaR 原先也疑慮電競是真的可以賴以維生的職業嗎?「我覺得自己的年紀不小了,所以即使很嚮往,但也沒真的去認真考慮是否去打職業比賽…尤其是過去年少輕狂了一段時光。可能很多人沒辦法想像,但我體驗了無情無義,也感受到有情有義;我發現很多事是一點意義都沒有,也注意到有些有意義的事在過去自己沒有好好把握…回過頭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家人,自己愛的,或愛自己的人,所以我現在只想好好找份工作穩定下來,不要再讓愛我的人擔心。

 

但原本只是抱著幫忙朋友打一下比賽的 SpeaR 在實際上場後,也發現自己始終壓抑不了對電競的嚮往和熱情,「參賽後我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那麼那麼熱愛《英雄聯盟》,而且我是真的在享受比賽,享受和大家一起專注去做一件事。」說到這 SpeaR 突然感謝了一下工作人員,「 LMS 不只是給了大家一個舞台,而且還有薪水,可以讓我們沒有後顧之憂地好好比賽;我現在唯一可惜的是怎麼自己沒有再年輕個幾歲。」 SpeaR 笑道。

異軍突起的CGE ,讓不少觀眾期待他們在開季後是否會有什麼驚人的表現,但隨著比賽場次一場一場的結束,始終無法拿到一勝的 CGE 也開始受到質疑、責怪,甚至淪為被訕笑的對象,「我其實不會介意被說是提款機什麼的,我絕對想贏,但我不會因為沒有贏而責怪我的隊伍,我唯一會生氣的是他們有沒有用對的態度在面對比賽。」正因為當初是大夥想一起打 LMS 看看,所以 SpeaR 認為有沒有堅持自己的選擇並努力走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如果職業隊一開始就這麼簡單地輸給我們,那絕對不會是好事;我覺得我們在過程中有沒有成長,從一開始對線就輸掉,到對線期沒有輸太多甚至是打平,才是 CGE 要在意的地方,我們要努力一場打得比一場好,然後再去拿勝利

 

在這過程中,CGE 因此不斷更替選手, SpeaR 表示這是因為想像和實際不一樣,「其實隊友都還很年輕,所以他們只是想要嘗試看看,並沒有考慮清楚,他們也很愛 LOL ,但在真正體會到被練習時間綁住生活後,熱情可能就會被消磨掉,畢竟打職業和跟朋友、女友,還是妹子什麼的一起玩完全不一樣。」不過 SpeaR 也很欣慰大家在這段時間也都在成長,「像 KuKu,他自己也是很有領袖特質,也能當 caller 的人,但我的領袖特質太強壓過他,讓他一開始打得滿痛苦的,但他不僅撐下來,而且我教他的東西他都有確實吸收,從 Solo q 的換血單殺,到配合團隊的農兵跑線,他讓我看到他在逆境中找出自己成長發育的努力。」

 

另外像 Never 也改變很多,「他以前屬於那種遇到挫折就比較容易放棄的人,覺得自己打不好就不想上場了。但是他現在學會真正認識自己,然後接受自己,遇到困難會去想解決的方法。我覺得他可能知道自己已經到一個瓶頸,所以選擇轉幕後,但他沒有因此就放棄,而是很努力幫助大家。」舉個例子好了, SpeaR 說,「有次我忘了帶外套,那天我記得是打 MSE ,我就和他說:『怎辦,我忘了帶外套。』結果他怕我如果騎車回去拿,冬天我騎車手冷會影響手感,結果他什麼話都沒說就自己突然騎車從內湖衝回五股的 Gaming House 幫我拿。」

 

「我覺得這過程中大家一起努力,一起支持讓我很高興我做了打比賽的這個決定…除了大家都不怎運動,而且又愛喝飲料,飲料上還一定要加一大泡奶蓋讓我很擔心他們的健康,」除了是大家的大哥,更像是大家的爸爸的 SpeaR 除了照顧大家的生活外,其實連 GameHouse 都是由他一手先打理的,「電腦當然是大家自己帶,不過因為他們都還是小孩,所以一開始的租金和押金是我先墊一下。」但除了照顧隊友外,那自己呢?「其實我年輕的時候還滿荒唐的,也因此把自己的身體搞壞讓家裡人很擔心…我記得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去 GameHouse 練習了一整天,我是那種一專注就會忘了吃飯睡覺的人,結束後走出門剛好遇到我媽( GameHouse 剛好在 SpeaR 家附近),她問我今天一整天去哪,我跟她說我都在練習,那瞬間我突然意識到自己過去多讓家裡擔心,而現在我終於能讓他們好好放心。」

SpeaR 說,決定打比賽除了是自己的夢想,也是希望證明自己,想讓自己和家人看到我的成長,另外, SpeaR 也想證明給更多人看,「即使是現在還是滿多人覺得打電動=壞孩子,但其實他們真的不壞,只是喜歡遊戲,喜歡《英雄聯盟》。以前還沒有職業和舞台,但現在有了,這除了是一份正當的職業外,也能為台灣爭光,而且我相信台灣一定還可以再拿到世界冠軍。所以如果連我都可以做到成為職業選手,那我相信還有更多人也能做到。我希望能改變大家對電競的看法。」做任何事都不要輕言放棄,直到全力嘗試已經到極限後確定不能再放手。「因為這樣才不會後悔,而且我知道後悔有多痛,我希望 CGE 不要在意眼前的連敗,要學會運動家精神,可能以前也是練體育的所以對這點感受更深刻,電競也是競賽,所以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事,也才會讓更多人認同我們。

2016/03/19 - 1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