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 職業聯賽】Path to Master:AN 專訪 - "Glory"

台港澳區頂尖 AD 選手之一的 AN 從18 歲正式踏入職業電競後,到今年已經年滿 21 歲,他這一路走來雖然不算順遂(曾經錯失了兩次登上世界舞台的機會),但去年他在世界大賽的表現,最終還是成功讓他成為備受關注的選手。而他這一路走來究竟是如何看待電競選手這份職業?而他的職業、或是人生目標又是什麼呢?這集的大師之路長篇專訪,將會讓所有召喚師們了解他不為人知的一面。

「我一開始並沒有特別想玩《英雄聯盟》,因為我比較熱衷另外一款叫信長的遊戲,但當時一起種香菇的同事拼命慫恿叫我嘗試一下,我才發現這款遊戲原來還不錯玩嘛!」 國中畢業後就決定半工半讀的 AN 在同學的介紹下選了香菇工廠的工作,由於工作內容還算有趣,所以也就陸續做了快兩年的時間,當時對他而言,電競選手這份職業原本並不在他的人生計劃內。「國中時我就已經決定好畢業後選個夜校然後半工半讀了,除了想買機車、自付學費還有給我媽錢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如果能早點出來工作,才能讓自己更加獨立,加上我原本就不愛念書,所以當時早早打算好拿完高中文憑後就直接出社會工作。」

 

三年前台灣《英雄聯盟》的職業選手與職業隊伍數量並不多,許多有意創隊的人只能努力挖掘素人才能找齊選手,AN 當時是天梯相當著名的高手,因此被找上門來當然也是合情合理的發展。「一開始我媽媽還以為我遇到詐騙集團,不然怎麼有可能玩遊戲還能賺錢?但當時 TPS 的領隊帶著合約親自到我家與媽媽解釋職業選手與合約條款細節,才讓我有機會進入職業隊。」 說起 TPS 那段經歷,對 AN 來說的確令他印象深刻,當初登上小巨蛋的他們原本信心滿滿以為鐵定能出國大展身手,沒想到最後卻慘遭滑鐵盧,這對 AN 來說打擊可不算小,因為那是第一次距離踏上世界舞台這麼近,可惜當時太年輕沒想太多,硬選了自己不算太熟悉的角色,過於輕敵的他沒有好好發揮,所以最終失去了進入世界賽的門票,當下的他一度非常自責……

「不過事隔一個禮拜我就好了,哈哈哈。」(編:……)

對 AN 來說,職業選手除了比較不自由並且會少了很多與朋友相處的時間之外,其它部份還算不賴,尤其是比起一般大學畢業生都還要多的薪水讓他不但能養活自己,甚至還有閒錢能拿回家孝敬媽媽,所以對他而言,進入職業電競是他人生中相當難得的好機運。「這工作讓我接觸到我從沒想像過的職業。興趣可以跟工作結合是很難得的事情,我想這當選手應該算是不少玩家的夢想吧,很開心我能擁有機會站在這個職業舞台上。」 至於問到電競選手對 AN 而言,究竟代表什麼時?他則表示:「所有選手都想證明自己的價值吧,不管多辛苦、或是失敗了多少次,終究只是想證明自己的付出與堅持不是沒有意義的。」

 

不過說到擔任職業選手的目標時,果然不能不提當年在世界賽上奪冠的 TPA,「剛加入職業隊伍時因為 TPA 的關係所以對世界冠軍這個目標很有衝勁,但經過三年的職業生涯之後發現拿世界冠軍真的沒這麼簡單,而且還越來越難,所以我現在只想做好自己該做的努力,打好自己應該打好的比賽,不要辜負所有隊友的信任,也別對不起花費這麼多時間練習的自己,最終只要能無愧於心,那就夠了。用不著讓太多壓力壓著自己,那人生會變得太痛苦。」 不過問起 AN 第一次登上世界舞台是否會因壓力而感到緊張時,他倒是一臉輕鬆的說進入職業電競後,他從來沒有因為比賽緊張過,受人關注只會讓他更加興奮而已。

 

很多人對 AN 的印象都是笑容常開、帶點痞、會一本正經的講垃圾話等等,問到個性時,他自認是個凡事都能看得開,個性隨和好相處的典型天秤座好人,雖然大家有時會因為他答話太老(ㄅㄞˊ)實(ㄇㄨˋ)而感到又氣又好笑,但對他那副好似沒煩惱的天然呆模樣,粉絲們其實也習以為常了。生氣、動怒、失控等等,這些激烈的情緒從來不會在他身上出現,也因為如此,他加入 ahq 的時間雖然才一年多,但跟隊友相處起來卻好像是已經渡過了好幾年一樣的和諧。「ahq 的團員們相處起來還蠻有趣的,大家都很愛互開玩笑,就算犯錯了頂多被酸兩句很少發生大吵,至少我是如此啦!在這樣的氣氛下當選手還蠻快樂的。」 但團隊不可能從未吵架過吧,例如 Ziv,難道他也沒有生氣過嗎?「Ziv 很少生氣,頂多偶而會出現一些鬼打牆的固執想法,但把他丟在旁邊讓他自己碎碎念一陣子就好了(笑)。」 團隊相處對《英雄聯盟》職業隊伍來說絕對是個重要的課題,五個以上來自不同生長背景、不同生活習慣的人相聚在一起,難免總會出現摩擦與互相妥協,AN 擔任選手也已經三年了,是否有改變了哪些個性呢?「最大的改變…應該是溝通吧,其實我以前很少講話、也不常與人來往,所以團隊生活讓我學到不少與人溝通的方式。」

 

從台中隻身來到台北的 AN 當初為了當選手花費了不少心思與家裡的人溝通,事隔三年,AN 已經成為一位曾經代表台港澳賽區參加世界賽的知名選手,這部份有為家裡面帶來哪些改變嗎?「最大的改變就是從一開始誤以為是遇到詐騙集團,到現在家人都為我感到驕傲吧,尤其是我每一場比賽我媽媽都會用手機看,還會跟親戚朋友們炫耀(笑)。」 在與家人溝通時,若有兄弟姊妹幫襯有時能額外增加 87% 成功率(?),所以小編好奇的詢問了 AN 是否為家裡面的獨子?而 AN 則是給了小編一個不在意料之內的答案 「嗯…其實我有一個同父異母大我約四、五歲的哥哥,只是他從小不是跟我們住,而是大約到了 16 歲左右才搬來一起。由於爸爸跟大哥以前曾是流氓,然後我大哥因為某些事情必須被關三年多,所以我們相處的時間並不多。雖然他對我還不錯,但我們生活環境完全不一樣,碰面時能說的話不多。也因為爸爸跟大哥的關係,我從很小就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跟他們一樣,我要出汙泥而不染!(請想像一下安哥的口吻)」

 

「爸爸這些過往經歷對你有造成哪些影響,或是想法上的轉變嗎?」
「…就是…他生活習慣還蠻亂的,所以我不是很喜歡他,也很少跟他講話,即使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也都是彼此做自己的事情,像是陌生人一樣,雖然嚴格說起來他對我…也不差吧,但我們關係就一直都是這樣,見了面頂多就是打聲招呼而已。」

「平時沒有任何交流?」
「完全沒有,平時他很愛喝酒,不喝的時候完全不跟我講話,喝醉了也只是碎碎念一些事情而已。」

「看來他真的對你影響很深。」
「沒錯,尤其是他喝醉了…常常打我媽,雖然現在已經不太會了,但我小時候他是幾乎天天都在喝…所以…對我來說這部份算是很大的陰影吧。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人,所以我發過誓,絕對不會跟他一樣。」

「所以你是因為如此才會這麼不喜歡生氣、不喜歡動怒,也不接受自己失去控制吧?而且在影片中你也提過從小就想離開家獨自生活,半工半讀也是為了能趁早獨立,其實追根究底,原因就出在這裡?」
「嗯…就…在家裡真的不太快樂,所以我很早──大約是國中──就開始打算獨立生活這件事,就算我沒有成為電競選手,我也會在 17、18 歲有能力後搬出去自己住。」

「有跟媽媽談過這些事情嗎?」
「有啊…可是…都生活這麼久了,說要離開也是沒辦法,所以就這樣吧…好險至少現在次數已經沒有這麼多了。不過他倒是不會打我,只會針對我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反正只要他喝醉了就是會發酒瘋吧,也因為如此我討厭任何會讓人上癮、過度沉迷的東西…雖然我自己是有抽菸啦,但真的就只是舒壓而已(傻笑)。」

 

這段訪問也是小編第一次看到 AN 露出不同於以往的神情,以及放慢放輕了許多的講話方式。如果光從外面來看,很難相信平時這麼愛笑,總是讓自己顯得很快樂的 AN 小時候是如此渡過的,「因為我讓自己很快樂啊!」 AN 在小編詢問時馬上回答這句,但這個快樂來的是多麼不容易,相信現在所有人都會比以往更加清楚。

平時雖然並沒有特別避諱這段過往,但這段經歷確實也少有人知曉,一方面是沒有太多人問過他,另一方面則是他外表完全看不出端倪。但同時小編也更好奇為何 AN 會這麼堅持一定要讓自己無時無刻都保持快樂的心情?「嗯…因為我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其實我是那種不管發生什麼困難都不會求救的人,完全都是靠自己,也不會去拜託別人事情,哪天我沒錢了更不會跟別人借。其實會變壞的人就是會變壞,會好的人就是會好,環境會帶給人許多不同面向的想法,但最終決定怎麼過日子的還是自己,至少我是如此。雖然我平時看起來都在耍廢,但我絕對不會讓自己沒出息的變壞,我只想過的開心就好,有不有錢、出不出名都不重要。」 這麼一說,看來 AN 遇到挫折似乎也都是自己獨自解決?「有啊!其實我遇過很多挫折,但經過 2~3 天後還是會自己想開…好險從小我就是個很容易想開的人!」

 

不得不說,或許這就是老天給 AN 最好的禮物了,如果當初他沉溺在負面情緒裡面一發不可收拾,或許我們今天就不會在職業電競舞台上看到他。但難道 AN 從來沒有情緒跌到谷底過,然後想著自己的人生怎麼會變成這樣嗎?「…其實有耶,我有這麼想過,我也懷疑過自己怎麼會過這樣的生活,但…呃…最後我腦袋裡面還是會轉換成→算了→沒有差啦→我要繼續快樂過生活(講到這邊 AN 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來),我個性就是這樣啦!」…這果然是標準的 AN 式回答。

 

「不過…我在家裡面是不太說話的,爸媽還一度以為我是自閉兒,所以大家現在看到的我跟在家裡面的我其實樣貌完全不同,雖然在學校我跟同學交流都很正常,但以前不知道為何,只要是遇到家人親戚就變成沒話講,除了我媽以外,我跟她很好,不過整體而言這幾年我也改變不少,連我表哥都說我開始變的會講話了,真難得!」 那離鄉背井到台北工作後,媽媽會擔心嗎?「當然會啊,她一開始很擔心我,不過我都用 Line 跟她聊天,讓她知道我的狀況。但我還是很少回家就是了,一年頂多過年與放長假各回去一次,而且也只待 2~3 天。」

 

在之前的大師之路影片中,AN 曾說過自己沒辦法做到 100% 的努力,但即使如此,他依然是台港澳區頂尖 AD 之一,不得不說他對這方面的確有著常人沒有的天份。「嗯…有部份真的是天份問題吧,其實我最近上班時間很少練到 AD,單排時因為系統的關係我 10 場裡面大概有 8 場被分到輔助,導致我沒辦法維持角色的手感與熟悉度。」 不過對於今年春夏兩季的聯賽,他當然還是會繼續努力去爭取最好的成績。AN 雖然喜歡電競選手這個職業,但以他的個性來說,能否拿到冠軍獎盃並非是選手唯一的榮耀,有當然很好,因為那是對自己努力的肯定,但這一路上對不對的起自己、親朋好友、能不能快樂過生活才是他最在乎的“榮耀”。

訪問的最後小編問到 AN 這輩子最大的願望是什麼,AN 表示他並不奢求大富大貴,只想買個房子、開個小店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然後每天過耍廢的人生,把這個願望翻的白話一些,其實就是 AN 是想擁有一個真正的家,然後每天都能過著風平浪靜的普通人生活,不需要過多的名利,只要能開心的渡過每一天就好。訪談告一段落我們一起離開會議室後,安哥一樣繼續展露出他的招牌笑容跟工作人員打招呼,小編帶著他下樓一邊看著他與隊友會合後離開的背影,一邊在內心想著希望 AN 終有一天能夠如願以償。

2016/03/28 - 0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