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 職業聯賽】發現自我,開創典範-專訪賽評 Clement

從一開始加入 LMS 成為知名的嬌喘賽評,到現在本性畢露垃圾話多(?),讓觀眾們總能歡樂渡過播報時間的 Clement 私下其實透過不少努力,才成功讓自己成為職業電競中的某些典範。這次我們專訪到了 Clement 來與大家分享他找尋自我、確認目標的過程,還有成為賽評與數據小魔童的原因!

Q:選擇當主播/賽評的契機?

A:我本身沒有任何賽評相關經驗或背景,但擔任 NiP 分析師時,有次與記得吃飯提到了想去別公司面試的事情,他問了我很多有關數據分析、在業界做了哪些事情等等,最後提議我可以到 Garena 面試當賽評看看。說實話賽評並不是我最主要的選擇,我主要是想待在這個行業,並在喜歡的遊戲裡面找一份還不錯的工作,而賽評剛好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對公司而言,選一個從沒擔任過賽評的人來播報算蠻冒險的吧,但我跟記得聊過很多次,他認為我是個有想法而且會做事的人,對他與 LMS 都很有幫助,所以才會找我進來。

 

Q:賽評功力進步非常多!

A:我一直都有在努力調整,嗯…也可以說我找到了如何迎合鄉民口味吧(笑)!簡單來說,現在我播報時不會整場比賽都很嚴肅的討論有關戰術、數據面的東西,而是適時的講些別的來填補比賽時難免會遇到的空窗期。我以前是分析師出身的,很習慣隨時隨地都要了解這些選手到底在做什麼,他們做的事情背後有哪些涵義?當然大多數的情況下是有的,但上台播報時,更重要的是能否讓觀眾們看的愉快,就像高中時代去補習時老師半節課都在講鬼故事一樣,重點不是到底說了多少笑話,而是如何讓學習過程變得很開心、快樂,而這部份是我擔任賽評後最大的轉變。當然這到底是好是壞,或許還需要檢驗,也要看我們的播報想走哪個方向。

 

Q:國外的播報過程也不全然都是講解比賽,偶而也會出現一些很有趣的內容

的確某些國外賽評不會全程講解遊戲內的資訊,他們有時講美劇、有時是饒舌梗等等,而播報《英雄聯盟》也的確有這個必要性,因為它不像是《A.V.A》一局只有兩分半,比賽節奏緊湊到根本沒空塞垃圾話,《英雄聯盟》極有可能出現前 12 分鐘大家不打架只要換線換雙塔,或是選了需要農兵的陣容前 40 分鐘安安我們先和平相處晚點一次決勝負好嗎的這種情況,這時候再會講也沒辦法扯 40 分鐘的戰況吧?更何況有很多內容有可能是重複的,所以此時就會需要一些時事梗然後跟鄉民互動。

Q:在台上播報時有哪些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嗎?

A:某些話題丟、接的節奏吧。以往我並不會特別注意講話時如何跟對方營造出一種有來有往的情境,直到真正上台後我才發現,播報絕對不是只把自己想講的事情講完就好,而是如何與旁邊的人互相搭配,讓整場播報變得很流暢,這才是更上一層樓的播報方式。

這跟我以往所待的學術界環境差異非常大,在學術界通常都是設定一個主題與前提、按照邏輯闡述過程、最後下個結論,然後再請別人反駁。然而播報與學術辯論完全是兩回事,播報比賽時,重點根本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帶給人哪些感受?很多觀眾其實是不看畫面只聽播報的,因為他們可能是成年人、上班族同時間需要做其它事情,所以就算打開頻道也只是聽聲音而已。

有時候我們會錯覺以為所有人都跟我們一樣懂《英雄聯盟》,並且投注大量時間在上面,但現實不是這樣,不是誰都關心 Meta 如何變動的。這一切跟我以前的習慣完全不同,擔任分析師時寫的東西──例如慢推──這完全不是給一般玩家看的,我精算時間、沒有多餘贅字、不評價任何東西只闡述過程以及做這件事情的原因,這種思維邏輯跟賽評播報方式差異極大,所以我花費最多心力轉變的部份,就是如何在賽評這個職位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Q:當上賽評之後有對平時的生活造成哪些影響嗎?

A:一般人可能不太了解 Garena 主播賽評的運作模式,除了播報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其它的職責,例如聯賽的規劃、方向需要協助,甚至每天的分析字卡也是我們與相關工作人員做出來的,所以與其問賽評不如問這份工作對我的影響,最大的感受...就是非常累!但我很幸福的享受這一切。我對於自己生活要的究竟是什麼一直以來都很明確,找到一件事情,然後全心投入!目前的工作的確給了我這樣的東西,而且成果也有被大家感受到。這方面我是幸運的,因為我知道很多人對自己的工作沒辦法做到很好,很大一部份原因就是沒特別喜歡那份工作,或者是能力原本就不夠,但我現在找到的工作,不但是我真心喜歡、剛好有這份長才、在團隊中有著某些重要性,還能讓社群認同我,以我現在 26 歲的年紀,能有這樣的發展真的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其實我以前對自己的評價不是很高,頂多就是個馬馬虎虎的肥宅,人類學碩士班念到一半沒讀完,然後又感覺這學位好像沒用途,雖然人類學是個很有趣的學科,可惜在生活中的能應用的範圍很小,所以當時的我認為自己只是個一事無成的人,而這點令我很沮喪。但現在,我突然發覺......原來我比想像中的有用一點,雖然這樣說起來有點驕傲,但以前的我,總覺得路上隨便找都有 30 個 Clement,但現在嘛......或許 10 萬個人你也找不到一個 Clement!那份成就給讓我感受到自己還是有一點重要性的,原來可以取代我的人並不多。

 

Q:父母都走學術界的 Clement,有被家人質疑過為何要走這條完全跟所學無關的路嗎?

A:嗯…這個問題嘛…我一直到長大後才慢慢理解。其實我高中時對這個社會有很多理想,但等到面對與選擇職業時,我發現我沒有辦法去全心投入一件為別人而做的事情,其實我從人類學系出來,到現在也還是會一直問自己,到底我走電競這條路對社會上真正的問題,能有怎樣的貢獻?因為通常學人類學、社會學系的都會著想國家社會這樣培育你,讓你有這個機會去念這些東西,最終目的就是希望能讓社會更好。

我也有跟我爸聊過這些,他是歷史學系的,我還嗆他說歷史學系很廢對社會沒貢獻(大笑),因為所有研究的東西都是已死亡的過去式,社會明明給了很多的資源,你們有想過應該如何回饋社會嗎?結果我爸很直白的告訴我:「沒有,我做這件事情是因為我喜歡。」 這回答對我衝擊其實還蠻大的,因為我發現一個人如果選擇做不是自己真正開心、想要做的事情,最終真的是撐不太住的。所謂的理想,還是要以自己為出發點,所以考慮職業生涯、志業時還是選一個能讓自己做起來開心的事情吧!不過如果幫助別人能讓你很開心,那當然更好!只是我發現那不是我想要的而已。

題外話,這趟旅程(求學期間)最重要的真的就是要努力挖掘、了解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技能?還有想過哪種生活?這是任何人想讓自己過的幸福時,最重要的事情,雖然這些是老生常談,但最終每個人都要面對。

Q:當上賽評後還需要做哪些功課增進自己的專業能力?

A:或許未來需要上些說話課之類的相關課程吧。台灣的主播賽評目前幾乎都是靠自己摸索較多,就內容來說,我們知道這個環境長怎樣、客戶群想聽到什麼、如何給觀眾一個好的體驗,這些我們都是了解的。但如果是以轉播或經營一個公眾人物的角度來評論的話,那麼這些是不太足夠的,畢竟我們並不是科班出身。

 

Q:有哪些欣賞的國內外主播/賽評?

A:國內的就是記得吧,因為他很清楚播報就是一場 Show,也知道這個 spectacle 的本質是什麼,而 Show 想做的精彩,就是要能辦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針對這點他下了很多功夫,他很理解大家來看轉播,就是要看不是一般人能講出來的東西,所以他很會營造這些非比尋常的時刻,例如講某個技能每個階段的秒數,例如在會戰裡面講出他們所有施放的技能名稱,他非常清楚這東西講不講出來的差異在哪裡。但這部份最難的地方其實是他很多時候是用預測的,而不是真的把所有技能招式全部背下來,他對於遊戲的理解能讓他去預測各種狀況,然後再去做一些特別的準備。這跟他是分析師出身有很大的關聯,敏銳度跟一般人完全不同,而這部分也是其他主播很難超越他的原因。

國外的則是我以前的隊友 Deficio,也是一名分析師出身的賽評,我從 S3 開始跟他合作並幫他寫一些分析文,他最厲害的點是在於人際關係處理的非常好,所以他很容易從選手那邊問到一些比較特別的東西,當然分寸也要拿捏到位,選手才會這麼信任他。與戰隊保持良好關係,對主播賽評播報其實是非常有幫助的,因為內容深度會完全不一樣,大家可以仔細觀察,國內外都一樣,有些人只能講更新與細節,但有些人就是能得知戰隊選手如何看待這些東西。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叉燒、Lilballz、MiSTakE 這些戰隊出身的人,講出來的東西都不是一般人的理解。

Q:未來期許與計劃?

A:我對自己的期許就是不一定要當封面人物,但當提到某些點的時候,至少大家會想起我,例如數據分析。我不會想包山包海做到死,只希望可以在某些領域裡面成為其中一種典範,起到一個帶頭的作用,然後讓大家思考更多的可能性。

 

Q:當賽評需要有哪些特質?

A:對遊戲理解要更上一個層次,尤其是對該聯賽所有戰隊體系要有一定的理解,才能判斷某件事情,對某個戰隊來說到底是好是壞、影響是大是小?這是播報職業聯賽與業餘比賽最大的差別。業餘比賽沒辦法得知隊伍的體系,甚至這些隊伍可能連體系這個概念都很模糊,但職業聯賽就不一樣了。

體系的概念,其實就是這些選手有某些特定功能,被分配了特定資源,然後完成他們設定的目標,所以體系就是一個資源分配的概念,賽評也可由此判斷某些事情對他們的重要程度。最明顯的例子就是 Steak,他贏線輸線都沒有差,所以他拿頭或掉頭主播、賽評都不會太在意(笑)。簡單來說職業聯賽的賽評要能講出戰況對對於該隊伍體系的影響,但業餘的賽評很多連這樣的概念都沒有,因為他們播報的環境裡背後就沒有這樣的思維。這也是為什麼沒有戰隊經驗的賽評,很難一時間把自己的見解往上提昇。

體系還有分兩個部份,一個是通則,例如他們有兩個主要輸出點位,如果其中一個炸了比賽就難贏了。另外一個是選手個人,例如某位選手要負責指揮,但他自己的線炸了,對團隊會造成哪些影響?諸如此類。不過這些戰隊不會明言,更多的還是要靠自己理解與觀察。其實不管是賽評或分析師,想得到這種層次的理解,前提就是必須長期關注某一支隊伍,如果想訓練,建議新賽評:寧可播同一隊 20 場比賽,也不要練 20 場不一樣的!

 

Q:給未來想走這條路的人一些建議吧!

A:理解層次不足、講話太沒有個人特色是我們找賽評遇到的困難點。前者的問題其實就是上一題的回答,後者則是台灣小朋友的通病,台灣人從小就習慣所有的問題都有標準答案,但播報沒有標準範本,而是靠發掘自己的特色,播到令人印象深刻讓人一聽就知道是你。當然播報本質還是要好,除此之外,有沒有個人特色、或者能否做到其它人做不到的部份,將會是考驗的重點。

 

2016/04/01 - 09:09